<menu id="4a4g4"><strong id="4a4g4"></strong></menu>
  • <menu id="4a4g4"><strong id="4a4g4"></strong></menu>
  • 您的位置:首頁 > 娛樂頻道 > 票房動態 >

    還記得比爾蓋茨前妻梅琳達嗎?有新男友了!-焦點熱聞

    來源: 橘子娛樂 時間: 2022-11-16 18:56:12

    哈嘍,小橘子們!

    還記得比爾蓋茨的前妻梅琳達嗎?

    1964年,梅琳達出生于美國達拉斯。


    【資料圖】

    她家是標準的美國中產,父親雷·弗蘭奇在LTV做一個太空項目,母親在家做全職太太。

    她從小就特別聰明,學習成績十分優異,高中畢業后考入杜克大學計算機系。

    五年內便完成了計算機和經濟學的本科課程并修讀了MBA。

    讀書時,她先是在IBM當過一段時間實習生,又在1987年被微軟錄取擔任市場經理,她也是唯一一個入職的女性MBA。

    在一次紐約出差的聚餐上,她剛巧和比爾·蓋茨坐在一起,這位總裁先生對她心動了,后來主動追求她,兩人就這樣在一起了。

    1994年,在七年的愛情長跑后,他們正式結為夫妻。

    蓋茨作為“IT狂人”又是公司的領導者,大部分時間都撲在了事業上。

    雖然她也曾是位杰出的事業女性,但總有人要為家庭作出點犧牲,于是她成了退居二線的那個人,照顧孩子、打理家事。

    然而,這種付出換來的卻是丈夫的背叛。

    2000年,蓋茨和自己的女下屬有了婚外情,但那時候她對此還一無所知。

    兩人的婚姻中還一直存在一個隱形的第三者,蓋茨每年都會去拜訪前女友安·溫布萊德。

    2021年,在小女兒剛剛成年以后,她終于鼓起勇氣和丈夫提出離婚。

    起初,外界一直以為兩人是和平分手,分開是因為不再能“共同成長”。

    今年,她接受了美國CBS電視臺的專訪,大家意識到,兩人結束婚姻的原因并不如蓋茨粉飾的那般“體面”。

    她表示自己曾試圖原諒丈夫的出軌,但是接二連三的背叛讓她難以接受。

    “在某一個瞬間,我感覺我受夠了,我意識到這樣的關系是不健康的,我不能相信他了?!?/p>

    在描述自己會見愛潑斯坦的經歷時她說,有一種“發自內心的不適感”“想到愛潑斯坦案的受害者,我為這些年輕女性感到心碎?!?/p>

    她也曾極力勸阻丈夫和愛潑斯坦來往,但得到的只是敷衍了事。

    在這段“不健康”的關系中,她一直備受折磨,好在如今她終于擺脫了噩夢,重新做回自己。

    梅琳達目前將她和蓋茨的關系定義為“友好”,但強調他們不是朋友。

    在當時的采訪中,她就透露自己很期待新生活,正在淺嘗新感情的甜美。

    她的新約會對象名叫喬恩·杜普雷(Jon Du Pre),曾在??怂剐侣勵l道做記者,退休后成為了一名策略溝通專家。

    他也是離異人士,和前妻有三個孩子。

    因為他喜歡在社交媒體上曬出自己的健身照片,60多歲肌肉線條還蠻優越。

    也因此,他被《每日郵報》報道時稱為“猛男記者”(reporter hunk)。

    他照片的左臂上還有一個口紅印刺青,還算是個“狂野”老男孩。

    在周末,他經常到戶外享受和大自然接觸的時光。

    一身運動裝,看看日出日落,感受生活的美好。

    他經常po出自己爬山的動態,看得出來他是個熱愛運動的人。

    也會時不時發一些富有哲理的話。(這算雞湯嗎?)

    看來,梅琳達的新男友和前夫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目前還沒有消息表明兩人是如何認識的,但據說他們已經獲得了彼此家庭成員的認可。

    今年4月,她和男友一起現身紐約布魯克林網隊對陣凱爾特人隊籃球比賽現場。

    據外媒稱,兩人已經約會數月,想見目前他們感情還挺穩定的。

    她的大女兒和女婿也隨兩人一起觀賽,看來這還是一次“家庭活動”呢。

    在事業上,她也更加自如,繼續進行著她熱愛的公益,關注世界女性的權益問題。

    還來辦了大師課,和年輕人交流自己的經驗和體會。

    偶爾也會外出放松,登山運動。(是不是受男友的影響膩???)

    梅琳達走在一條新的路上,她更加暢快自由,也越來越能認清自己內心的向往。

    最后兩句

    你認為梅琳達現在的轉變大嗎?

    還想看橘講哪位明星?

    標簽: 愛潑斯坦

    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低头看着我是怎么玩你有镜子-善良的公与熄未删减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