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4a4g4"><strong id="4a4g4"></strong></menu>
  • <menu id="4a4g4"><strong id="4a4g4"></strong></menu>
  • 您的位置:首頁 > 娛樂頻道 > 內地明星 >

    12天撤僑35000余人,現實版《萬里歸途》,中國力量感動世界

    來源: 朝夕說史 時間: 2022-11-16 18:53:54

    在2022年的國慶檔電影市場,一部名叫《萬里歸途》電影成為最大贏家,票房突破了12億。這是一部反映撤僑的作品,其情節跌宕起伏,是一部非常感人的主旋律電影。

    但其實,真實的歷史事件往往比電影更加感人。

    就在2011年,一件真實發生過的撤僑事件,不但讓三萬五千多名同胞安全回國,還讓世界看到了真實的中國力量。


    (資料圖片)

    那么,這次事件是怎樣發生的,又是怎樣發展的呢?

    利比亞政變

    1969年,一個叫穆阿邁爾·卡扎菲的軍官發動了一次頗具戲劇性的政變,推翻了伊德里斯王朝,建立了利比亞共和國。自此,這個十分強硬而又有手腕的人,在利比亞領導人的位置上坐了42年。

    但是,到了2011年,一些反對派在歐美的支持下,開始要求“民主改革”,并且要求卡扎菲下臺。當然,卡扎菲是不可能自動下臺的,所以利比亞政府和反對派,就呈現出了水火不容的態勢。

    2011年2月15日,在利比亞的第二大城市班加西,反政府的抗議活動正愈演愈烈??ㄔ普畱B度強硬,對于抗議的群眾,他們使用了非常殘酷的武裝鎮壓手段。結果在這次沖突中,不少民眾被當局擊斃。

    但是,暴亂并沒有因為有人流血而平息,反而是愈演愈烈。僅僅兩天后的2月17日,這種抗議和沖突,就在利比亞的多個城市出現。

    而且,由于美國勢力的介入,反對派獲得了大量的武器彈藥。于是,原本的和平抗議演變成了武裝沖突。

    利比亞的武裝沖突,讓美國人笑得合不攏嘴。他們逐步控制利比亞的陰謀,正在一步步得逞。而同時,中國政府卻十分擔心。

    我們不關心利比亞未來選擇什么樣的道路,我們只關心,在利比亞的三萬多名中國僑民會不會有危險。

    在進入21世紀后,我國也開始不斷擴展自己的在國際上的貿易。中國人有很強的大型工程施工能力,所以承接了不少海外項目訂單。

    利比亞也和我國合作,建設了很多大型工程項目。每一項工程不但有數十億美元的價值,更有多達上千名中國員工在工作。

    建設是要以和平為前提條件的,所以利比亞的這次武裝沖突,對于中國企業的員工,威脅是十分巨大的。而且,在這種兵荒馬亂的狀態下,一旦出事,我們甚至連誰該負責都不知道。

    2月18日晚上7點,第一次悲劇發生了:當天晚上,在利比亞斯蒂哈姆瑞的我國電力水利項目部遭到襲擊,一伙兒利比亞武裝分子沖入中國員工駐地,對他們進行了毆打和搶劫。這次事件,導致了11名中國員工受重傷。

    緊接著,在第二天的凌晨4點,又有5個利比亞暴徒,手持大砍刀沖入一間中國員工的宿舍,搶劫了所有財物;

    幾小時后,又有一伙兒武裝分子闖入我國華豐公司駐地,將電腦和汽車鑰匙等貴重物品全部搶走。

    這種狂暴的搶劫行為中,利比亞武裝分子的槍口,頻頻指向了幾天前還在打招呼的中國人頭部,造成中國員工的巨大恐慌。有人在這種嚴重的驚嚇中,出現了精神恍惚等病態癥狀。

    原本在這種狀態下,去中國駐利比亞使館尋求幫助,是最為可行的辦法。但是此時的利比亞人已經失控,竟然對中國使館也進行了破壞。

    這處中國人民的海外領土,已經不再安全。于是,去港口等待政府撤僑,就成了不少人的唯一選擇。

    在這種情況下,愛好和平的中國人也不得不想辦法自保。一些工人組織起來,手持鋼管,對所有人集中起來進行保護。一些和當地人比較熟絡的員工,則冒險外出搜集消息。

    此時,由于中國人在集中起來時,并沒有攜帶必要的財物和糧食、飲水,所以逐漸陷入了生存上的困境。當他們向利比亞政府尋求幫助的時候,對方卻始終冷眼相待。這無疑讓本就慌亂的中國員工,陷入了更深的絕望。

    而就在此時,中國的外交部卻無時無刻不在忙碌。就在2月19日晚,外交部一方面發出預警,警告中國公民先不要去利比亞;

    另一方面則緊急啟動預案,準備安排交通工具,從利比亞撤僑。

    中國緊急撤僑

    按照預案,這次的撤僑路線,將從利比亞的北側開始,用船將中國僑民撤往馬耳他和希臘。一部分無法上船的,則通過陸路前往突尼斯和埃及。

    這些都完成之后,再通過飛機將僑民送回國內。為了盡量簡化通關手續,馬耳他、突尼斯和希臘的使館人員行動起來,和當地的港務局、移民局交涉,盡量簡化通關手續,為中國僑民提供一切便利。

    路線確定雖然確定了,但是在中國尋找船只的時候,卻又出了問題。一些公司一聽是去利比亞運送僑民,都非常害怕,不愿意去。關鍵時刻,中國人的良好商業信譽起到了作用。

    一家希臘的船舶公司同意協助撤僑,而手續和合同可以以后再補。他們非常高興地說:“我們信得過中國人?!?/p>

    另一方面,中國民航部門也接到了撤僑命令。

    2月22日晚,時任中航集團副總經理的宋志勇給所有的飛行員打去了電話,讓他們立即到崗,隨時準備起飛。甚至一些已經成為領導的飛行員,也被派到了一線。當時的國航董事長的孔棟說了一句非常堅決的話:

    “不要把他們當領導,只要有飛行執照,就把他當普通飛行員用?!?/p>

    同時,為了方便僑民,參與撤僑的飛機在起飛前,都配備了海事衛星電話。而且因為考慮到了僑民的實際需求,飛機上還配備了大量的方便食品和礦泉水。

    與此同時,中國的海軍、空軍也行動了起來。2月27日,中國空軍的4架伊爾-76運輸機起飛前往利比亞參與撤僑;中國在亞丁灣執行任務的“徐州艦”驅逐艦,也穿過蘇伊士運河前往利比亞,為海上的撤僑船只提供保護。

    2月23日,就在利比亞向世界公布暴亂傷亡人數的同時,中國的撤僑正式開始。首先到港的,是兩艘我國租用的希臘郵輪。他們的到達,也讓我國成為了世界上最早開始撤僑的國家。

    此時,出現了一些比較混亂的場面:

    一些中國人的護照已經在暴亂中遺失,難以證明自己的身份;而一些當地人,也希望能趕緊離開是非之地,于是便開始冒充中國人或中國人家屬。

    當時的船只運力有限,滿足不了這么龐大的人員數量,再混亂下去誰也走不了。

    最后,負責維持秩序的人想出了一個非?!昂唵巍钡姆椒ǎ核麄冏屆恳粋€中國僑民在登船時,都說一句“我是中國人”。

    只要說得出這句中文的,沒有證件也可以上船;說不出來的話,那么就只能留下。就這樣,靠著這簡單的5個字,大量的中國僑民脫離了苦海。

    而另一邊,突尼斯和埃及的陸路邊界,也在原本封閉的狀態下,為中國人打開了綠色通道。他們的原則也非常簡單:只允許中國人通過。

    就這樣,在短短的幾天內,三萬多名中國僑民,以及他們的外籍家屬,都通過各種途徑離開了戰火紛飛的利比亞。

    幾乎在每一艘撤僑的船上,在每一輛撤僑的汽車上,都能響起那首熟悉的中國國歌。大家口耳相傳:“中國人一起唱國歌,一起回家!”

    已經到達其他國家的中國僑民,受到了當地政府和中國大使館的妥善安排。他們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住宿地點和餐食,讓那些剛剛遠離危機的同胞能夠喘一口氣。一些當地工作的中國僑民,也都請了假,自發地當起了照顧同胞的志愿者。

    他們不僅幫這些同胞辦理了各種必要的手續,還為他們購買生活用品。中國人的凝聚力,再一次得到了非常好的體現。

    就在撤僑輪船到達目的地不久,中國空軍的運輸機也到來了。在接下來的幾天里,運輸機總共往返了6次,將五千多名中國僑民接回了祖國。

    從2月23日開始,中國空軍派出4架伊爾-76運輸機,共計24架次,將五千多名中國公民接回國內。緊接著,中國民航總局抽調客機也已到來,在接下來的幾天總共飛行200余架次,又將三萬多中國僑民及家屬接回了祖國。

    另外,出于人道主義,還有兩千多名外籍人員隨著中國飛機撤出了利比亞。

    到了3月5日,撤僑任務基本完成。從暴亂開始到此時,僅僅過去了275個小時。而此時,其他國家的撤僑工作甚至還沒有啟動。由此可見,祖國的行動是多么的及時。

    同時,中國在撤僑時表現出的整齊劃一,也讓外國的一些媒體非常驚嘆。有一位美國記者甚至說:這次中國不像是在撤僑,而是在閱兵。

    更為感人的是,從開始撤僑到最后結束,已經遭遇過襲擊的中國駐利比亞大使館,以及中國外交部的值班室里,始終都有工作人員在電話前堅守。

    不管是任何一位中國僑民打來電話,都會在第一時間獲得最為準確的行為指引。他們也讓中國僑民相信,祖國永遠是自己的后盾。

    結語

    隨著俄烏沖突的加劇,如今的世界仍然在風雨飄搖中。但是,全球所有的中國僑民都應該堅信,只要自己遇到了困難,祖國就會在我們的后邊支持我們。我們無法擁有一個和平的世界,但是我們卻擁有和平、強大而又珍視每一位公民生命的祖國,這是我們每一位中國同胞都能感受到的共同驕傲。

    標簽: 中國空軍 武裝沖突

    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低头看着我是怎么玩你有镜子-善良的公与熄未删减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