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4a4g4"><strong id="4a4g4"></strong></menu>
  • <menu id="4a4g4"><strong id="4a4g4"></strong></menu>
  • 您的位置:首頁 > 娛樂頻道 > 電視 >

    他不僅追到了心目中的女神,修成正果也有戲?!-當前時訊

    來源: 不只八卦 時間: 2022-11-16 20:38:04

    娛圈又雙雙叕叕出了對姐弟戀cp,還疑似同居了?。。?!


    (資料圖片)

    最近,狗仔拍到相聲演員何九華在商場溜達↓

    期間接了個電話,然后離開商場。不過他沒有回家,而是驅車前往緋聞女友王鷗的小區樓下,之后徑直上樓。

    根據拍攝媒體的說法,兩人疑似同居了。

    看來這一對兒,修成正果也很有戲呀~

    關于何九華與王鷗的戀情,早在去年9月就傳開了......

    當時鏡頭捕捉到一位神秘男子去蘇州劇組探班王鷗。他到片場后王鷗也來碰面了,兩人一起上了女方的房車。

    當時報道媒體直接稱呼男子為鷗姐的“小男友”↓

    為啥這么篤定?因為上車時,女方很自然而然地掐了一下他的腰,很親密的樣子↓

    另外,拍戲間隙一起去吃飯,男方還貼心的先下車去查看飯店環境。

    之后,王鷗才跟著進了飯店。

    飯畢,王鷗先從飯店出來等待男方。

    接著兩人一起返回劇組。

    而在拍完夜戲后,他們還一同上車返回酒店共度一夜↓

    第二天早上又牽手出門↓

    不用多說,很明顯就是戀愛了呀~~

    眾所周知,自從和劉愷威鬧出“夜光劇本”風波后,整整5年王鷗在感情上都沒什么動靜。好不容易被拍到新戀情,大家都挺好奇她的小男友是誰。

    雖然視頻中的男子一直戴著口罩,但從身形看年紀應該不大。

    當時關于這位神秘男身份也有諸多猜測,什么素人富二代啦都有。而相比這些模糊的答案,還有不少網友則很明確表示:該男是德云社演員何九華。

    放大眉眼對比圖看,確實有幾分相似↓

    此外,那段時間,何九華和王鷗行程的某些巧合,也很引人遐想——

    比如去年7月,根據爆料,男方經常在上海蘇州活動,特別是蘇州↓

    而王鷗呢,那段時間剛好在蘇州拍戲

    還有還有,緋聞被曝的前一天,兩人被扒出了機場同款↓

    當然,僅僅因為這些就斷定他倆是一對也是草率了。畢竟還有一部分人猜測神秘男是《這就是街舞》里的選手韓宇↓

    而王鷗公開表示過自己是韓宇的粉絲↓

    女神迷妹情定街舞選手?也不是沒可能。但因為狗仔拍攝的視頻中,神秘男個頭比王鷗高不少,韓宇本人卻不高,又被一些人否了。

    總之呢,這樁緋聞因為當事人沒有回應,男子的身份仍然無法確定。

    可以確定的是,王鷗戀愛了。因為沒多久,狗仔又拍到這位小男友去探班姐姐啦↓

    直到去年12月末,神秘男的面紗才算終于有被揭開苗頭:大概率就是何九華。

    當時,有成都網友曬出參加王鷗妹妹婚禮的視頻。

    或許是不想搶妹妹的風頭,王鷗還特意披著一件黑色西裝,非常低調。

    據悉,王鷗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妹妹與她同母異父。

    在婚禮接親的過程中,她幫服務員一起準備茶水,與伴娘溝通流程,忙前忙后布置和安排,很是盡心。

    據悉,因為王鷗當天穿著相當寬松腹部有點凸起,還被猜測可能是懷孕↓

    不過視頻作者辟謠稱:“沒有懷孕”“拍攝角度問題”“本人很瘦”。

    有眼尖的網友發現,德云社演員何九華也現身婚禮現場,與王鷗一同坐在主桌。

    接著知情人爆料稱,小何同學還隨了66萬的紅包,足以可見他的誠意↓

    王鷗妹妹是圈外人,何九華如此大方,應該就是為了討女友王鷗歡心吧!

    接著,今年6月27號,兩人又被拍到同框親密約會,終于算是石錘姐弟戀了。

    他們乘坐一輛座駕↓

    然后攬腰搭背走進一家酒店↓

    戀情石錘后再回頭看,這是個挺偶像劇的故事:迷弟追到了女神(男方小女方5歲)

    熟悉何九華的人應該都知道,他是王鷗的鐵桿粉絲,對鷗姐那叫一個喜歡??!

    小何曾在直播中公開表示看《乘風破浪的姐姐》,十分的喜歡王鷗。

    曾有人拍到何九華的手機殼上就刻著王鷗的拼音——WANGO↓

    而王鷗對這位粉絲也很上心,去年5月份專門通過微博搜索關注了↓

    估計何九華也沒想到,幾個月后,女神就成女友了吧

    雖然我們常說愛情這東西是玄學,只要當事人看對眼了,其他外在條件都不重要。

    但娛圈明星的戀情嘛,對于吃瓜群眾來說,總歸是有些“談資”屬性,所以這倆也避免不了一個很俗氣的問題——配不配

    王鷗不用多做介紹,雖然這些年沒有爆火過,拍的劇不算少,演技也能用。

    出圈角色也有:《瑯琊榜》中的秦般弱↓

    《偽裝者》里的汪曼春↓

    在《明星大偵探》《乘風破浪的姐姐》等綜藝中也有亮眼的表現,進一步打開知名度。

    而與劉愷威的“夜光劇本”事件雖是丑聞吧,卻也讓她有了話題度和討論度,甚至可以說是她出道以來網絡熱度的巔峰了,怎么說呢,福禍相依吧!

    另外,王鷗在虎撲是相當有人氣的直男女神,本身也是有些直男斬體質的。

    相比之下,何九華各方面條件就遜色多了。

    何九華原名何健,是德云社九字科相聲演員。

    比起德云社的郭麒麟、張云雷、秦霄賢等,人氣肯定是差點。

    不過算屬于紅了的相聲演員,出現在機場也是有人送花的↓

    還有各種上班路透呢!

    顏值嘛,不算帥,倒也不磕磣↓

    其實關于他和王鷗“配不配”的問題,早在去年鬧緋聞那會,男主身份還不確定時,雙方粉絲就吵過一輪了

    在很多人猜測王鷗小男友就是何九華時,小何的粉絲絕大部分都坦然接受甚至為他開心,畢竟就哥哥這條件,能追到王鷗屬實是“高攀”了。

    但一些網友卻不太滿意何九華,吐槽王鷗眼光差,暗指何九華人品不好........

    一來是因為他先前被扒出疑似和一位小網紅戀愛↓

    而這位網紅嫂子又被扒出了對何九華粉絲很不好的言論,大意就是嘲諷她們對哥哥的愛不值錢↓

    不過這個“黑點”也只能說是何九華的天外之鍋了,畢竟該女生是不是他女友也沒啥石錘證明,就算是,難聽的話也不是小何說的。

    真正落下話柄的還是他和尚九熙的拆伙事件↓

    2020年,有傳言稱這對老搭檔要分開了,原因是何九華要和秦霄賢結對了。

    沒多久,小尚直接在微博取消關注小何,引發大家遐想:小尚明顯是對小何有怨氣呢!

    不過這個誤會后來經過德云社副總以及兩位當事人臺面上一番和和氣氣的解釋和告別,算是體面的解開了↓

    但誰沒想到,半路殺出個何九華的豬隊友粉絲啊

    某粉絲放出疑似與何九華的聊天記錄截圖,對話顯示,何九華暗指兩人散伙是因為尚九熙在背后搞事。

    甚至還疑似慫恿粉絲帶節奏把拆對的鍋扣給尚九熙......

    如果屬實,何九華這番陰陽人的迷之操作,確實很敗壞形象。

    當然了,部分理智的小何粉絲認為微信聊天很容易造假不值得相信↓

    也有一些因為自家哥哥一直被罵急紅眼的粉絲,直接開懟將槍口對準了王鷗:憑啥罵何九華,就算在一起了又怎樣?你家姐姐很高貴嗎?

    扔出去的“核彈”必然就是“夜光劇本”事件。

    現在看來,這場鬧劇像個尷尬的笑話:你們嫌棄來嫌棄去,一點也影響哥哥姐姐相親相愛。

    不過不得不承認,聊到王鷗的感情,確實繞不過夜光劇本事件。

    而這場風波也是神奇,當時狗仔確實拍到了王鷗和劉愷威除了拍戲,私下交往也很緊密,不僅一起過生日↓

    男方還曾一人進入王鷗房間,并且待了整整四個小時才出來↓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就真的很難不讓人多想:是不是有私情??

    眾所周知,當時劉愷威和楊冪還在婚姻存續期,這一整個聯系起來,很有已婚男背著妻子在劇組偷吃,女演員插足他人婚姻的狗血劇內味了。

    面對外界的種種質疑,劉愷威解釋稱只是在對劇本↓

    王鷗方也否認,稱不可能。

    不久后,楊冪也發聲表示相信劉愷威↓

    但網友相信是不可能相信的,紛紛表示心疼楊冪,嘲諷劉愷威和王鷗對的是“夜光劇本”

    后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楊冪劉愷威離婚,兩人對外官宣是和平分開,但外界始終認為“夜光劇本”事件是他們拆伙的罪魁禍首,王鷗也落下了“小三”罵名。

    不僅如此,此后這事就像根刺一樣亙在三人之間:但凡其中一個在感情上有點風吹草動,都要被拉出來鞭一頓。

    楊冪有緋聞,粉絲回顧心疼一波;劉愷威有緋聞,被罵;王鷗有緋聞,被嘲諷.....無論繞多大圈子,“夜光劇本”始終雖遲但到。

    細想一下,對劇本這個說法離了大譜,而且一整個流程下來,也符合大家想象的“出軌偷吃”邏輯,可狗仔也確實沒拍到劉愷威和王鷗有啥超尺度的親密石錘吶(沒有洗白只講事實)!

    其實不管真相如何,六年過去了,對于幾位當事人來說,愛恨情仇也都俱往矣。三個人的生活早已重新開始:各自有了新緋聞新戀情,事業也開啟了新跑道,都在向前走。

    那就祝王鷗這次覓得良人,與何九華長長久久吧!

    標簽:

    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低头看着我是怎么玩你有镜子-善良的公与熄未删减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